开车污

   “君子一诺千金。”

   “我不是君子,我是小人。”

   “男人说话算话。”

   “我不是…”

   “咦?不是什么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又特么给他下套。

   玄瞳认命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 他倒要看看,这个死丫头能玩什么花样。

   “墨宝,你也要闭上眼睛!”倾心回头交代了一声。

   这么郑重,连墨宝也要闭上眼睛?

   玄瞳心里好奇不已。

   汉服美女气质写真雍容典雅

   黑暗之中,玄瞳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忽然触碰上了一片温软。

   “轰”的一下,玄瞳的心里炸了。

  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,只见倾心的脸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。

   他一睁眼,就能看到她那细嫩的小脸蛋。

   此时,倾心正在窃笑,一边笑,还一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,舔了舔嘴唇。

   “轰”的一下,玄瞳彻底炸了。

   他的心狂跳了起来,惊慌失措的把身体往后一仰,整个人差点从树藤上栽倒下去。

   一时间,无数的念头涌上玄瞳的脑袋。

   他被一个小丫头偷亲了!他被调戏了!他被占便宜了!

   他强忍着内心的爆炸,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:“死丫头,你不要脸!嗷…”

   玄瞳一个闪身,飞走了,速度好快,连影子都抓不住。

   “主砸,可以睁开眼睛了吗?”

   墨宝还在身后乖乖的闭着眼,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   “主砸,那个玄瞳是不是又欺负你了?他怎么骂你啊!”

   “睁眼睁眼。”

   倾心拍了拍墨宝的脑袋瓜。

   “主砸,他怎么不见了?”

   “他走啦!”

   “欺负完你就走了?这个死变态!”

   “我玄瞳叔叔一点也不变态。”

 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 “贤惠,唔…”倾心又加了一个词:“害羞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墨宝要疯了,想尽办法羞辱折磨一个女子的变态,倾心竟然说他贤惠又害羞。

   有没有一个宛如神祗的好人从天而降,来拯救一下它家主砸炸裂的三观?

   在遥远的某处,尚未复原的小玄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 有没有一个宛如神祗的好人从天而降,来铲除一下这个折磨人的死丫头?

   “走啦,墨宝。”

   “去哪?又要去追玄瞳吗?我不干,他不好,他对你不好!”

   墨宝跳了起来,背上的翅膀激动得煽了起来。

   “不去不去,墨宝乖,给他点时间。”

   倾心安抚着墨宝,后面的话她没说完,给他点时间冷静一下。

   墨宝点点头:“也好,给他点时间滚远点,省得又来祸害我家主砸。”

   “哎呀!墨宝,我想起来了!”

   “怎么?”

   “我们临走前,还跟那个管家点了一份翡翠流苏糕,还没上,我们就走了!”

   “什么?就是那个放了桂花的,甜中带甘,软中带脆,吃起来整个人都在飘的那个翡翠流苏糕吗?”

   “对对对!我们赶紧回去拿,别浪费了粮食。”

   “那是,爹娘从小就教育我们,粒粒皆辛苦,不能浪费粮食。”

   墨宝一个闪身变回了巴掌大的尺寸,蹲在了倾心的肩膀上。

   “话是这么说,不过墨宝,你哪里来的爹娘?”开车污